Ice-Simon

山有木兮君自知。

路灯下偶遇初恋男友所引发脑洞(一)

首先,我想说这个狗血的题目就是随意一说啦,内容并不是在讲我和初恋那个蠢货的风花雪月。其次呢,以下内容不针对任何一个从中出现的人或者任何一段提及的谁和谁之间的感情,只是烧了个小脑洞,颇有感悟。最后,由于最近每天能用来胡扯的时间有限,可能很小的一个脑洞要断断续续地说好几个回合才能说完。

30号晚上因为开会回了趟学校,开完会想着顺便去看眼大宝贝,抬腿便往宿舍楼走。
现在济南晚上的天气冷的很,我把下巴埋在围巾里,两手抄着口袋,行色匆匆。
然而,猝不及防,我和初恋就在小超市门口路灯下喜相逢了。

说到喜相逢,是这样的,见迎面走来一对说说笑笑的情侣,作为单身狗我自然是更加目不斜视。快要擦肩的一瞬间,莫名我就认出昏暗灯光下的那个身影。
得,这不是那谁。
想起前几年他在学校见到我的样子,我不禁暗笑。为了防止他尴尬,我便继续不停步地向前走去。

然而刚走过去,我就听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惊讶道,
“哎?哎?哎?!”
我顿住了脚步。
用了大约0.01秒先是在心里大骂这个蠢货然后迅速心理建设了一下,回头露出一个诧异不输的笑容,我学着他的语气,
“哎?!”

他的小女朋友挎着他的胳膊,同他一起转过身看向我。小姑娘眼睛笑眯眯的。他从善如流,“真是你啊!我就看着是。”
声音爽朗,就差激动地一拍大腿。
我也哈哈大笑,说,“我也是听见说话那股潍坊口音才觉得好像是你!”
这还是当年我们好着那会儿一起玩的几个朋友常常捉弄他的一个梗,这小子一愣,随即大笑一声,竟然没忍住就真站着拍了一下大腿,说,“卧槽,你够了啊!哈哈。”
卧槽,怎么还这么二逼。

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我边转身边跟他笑着说,“不跟你说了昂,我这去找人呢。拜拜。”
身后就传来二逼的拜拜和小姑娘的师姐再见。
我心里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其实我挺开心的。

所以,这就是我在路灯下和初恋男友的喜相逢。

回想一下,我俩激动相认的一幕实实在在地印证了一件事,这么多年来,我和他,还是依然,如此的…
二逼。

说来也巧,自从他这批搬来这个校区,虽然我不在这里住了,但因为各种事情也来了不少次,这么小个学校,我俩这还是头一回碰面。
让我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大二那时候的事儿。
我这人实在,不禁就想要认真感悟一下。

三年前那会儿我们有个小圈子,三女两男,每天一起在学校里压马路上自习吃食堂扯段子。
一男一女和我同级,男的叫兄,女的叫猴哥。
一女叫静哥,比我们三个大一级。
剩下的那个一男是我们的师弟,比我小一级,叫小二逼,也就是初恋那个蠢货。
我呢?
哦,我叫有容。
别问我什么意思,信不信我打得你初恋在路灯下认不出你。

我们是一起排练英语剧认识的,莎翁的《仲夏夜之梦》。我是女二,他是男一。
小伙子相貌堂堂,我也算是有容一枚。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了。

不过,虽说他是师弟。但按照恋爱经验,我可能得叫他声爷爷。
论经验,如果我是一只没削头的2B铅笔,那他就是一只可换胆水彩笔。
论节奏,就好比,蹲地势起跑跑步比赛信号枪一响,我刚直起腰来那会儿,人家就已经在终点线后头活动手脚了。
论感情深度,现在想想,半斤八两吧。

总之,不合适。几个月。妥妥分。

既然我说这个文章并不是主要说关于我和小二逼的故事,那么以上这几句话就已经讲完了我俩并没有花前月下的风花雪月的故事。
接下来我就要说点别的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1)